<delect id="kh2p8"></delect>

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/tr></div>

<dfn id="kh2p8"></dfn><dd id="kh2p8"><legend id="kh2p8"></legend></dd>

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/tr></div>

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kbd id="kh2p8"></kbd></tr></div>
    1. <div id="kh2p8"></div>

      <em id="kh2p8"></em>
    2. <div id="kh2p8"></div>
      1.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object id="kh2p8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2.  

      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不講理才是高人

        類別:其他類型 作者:唐家三少 書名:大龜甲師
            “手握乾坤定生死!”路小遺下意識的跟著念了出來,念完之后臉色劇變:“你坑我!”可惜,路小遺不能說話了,立正抬頭,做好的一切準備姿勢,迎接大龜甲術的降臨。

            意念中兩者的交流還在繼續,龜靈:“上一次掛掉的那個繼承人,就是因為他說慢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放屁,這玩意特么的搞不好就把自己玩死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以為現在你還能干啥?搞搞清楚,你是大龜甲師!神之血脈的繼承人!”

            路小遺還想交流,卻沒有了機會,天空中的龜甲金光閃閃,前方正在靠近的修真者算是倒了霉,仗著人多勢眾,準備靠近了圍毆,二十五米的范圍內的修真者。下餃子一樣的往下掉。所有的飛行法寶全部失靈,落地之后到底是個什么慘狀,路小遺也看不見,就知道他們肯定跟自己一樣,立正抬頭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了,現在你可以選擇去掉一枚骰子!”龜靈這混蛋,不受大龜甲術的影響,他可以說話,還可以圍著路小遺轉悠,然后用期待的眼神,看著路小遺。是啊,這個游戲很久沒完了,每一次看著繼承人們欲死欲仙的表情,真是爽到爆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去你妹!”只能子在意念里交流的路小遺很不甘心,但是巨大的龜甲就在頭頂,這一次大了很多,五米左右的大龜甲,金燦燦的讓人想抓狂。

            千機門的修真者沖的很猛,路小遺在想著去掉那枚骰子的時候,不斷有人進去大龜甲術的作用范圍,然后嘩嘩嘩的往下掉。這一下千機門的人嚇壞了,沒人敢往前沖了。各種法寶對著路小遺不要錢似得丟過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個放飛劍,那個放戰斗龍傀儡,不一而足。可惜,所有法寶進入作用范圍后,如泥牛入海,半點反應都沒有,失去控制,一頭栽下。這一下就更加的嚇人了,再看路小遺呆呆的看著空中,完全無視眾人的樣子,后來的修真者都覺得深不可測。

            千機門主夫人卞玉,這個時候也趕到了現場,親眼目睹了一個帶著面具,騎著飛虎的修真者,僅僅是放出一個金燦燦的龜甲,就破掉了現場一百多人個的法寶圍攻。這家伙是個什么來頭,難道說是個高級修真者?

            這個念頭升起后,自然是越看越像。主要是路小遺的表情看不到,這家伙一直呆呆的看著上面。無視了所有人不說,還特么一言不發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會路小遺頭疼著呢,到底去掉哪個骰子好呢?正想著呢,龜靈給了個建議:“當然是去掉生!”人在猶豫的時候,很自然的跟著建議者走,那就去掉生吧。剛在腦子里做了決定,路小遺又后悔啊,一共九個骰子,四個是正面的,現在去掉一個正面,那不是加大負面骰子的出現概率么?

            “大家都后退,遠遠的圍著他就行。”卞玉還是比較淡定的,喊了一嗓子,所有人都退出一里地,繼續強勢圍觀。

            路小遺做了決定,八枚骰子開始高速旋轉,變成虛影的時候,啪嗒一聲,掉下一個“和”。這下路小遺松了一口氣,不是死就好。丟出三次死字,自己也得掛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和”字骰子圍著龜甲轉悠一圈,似乎在展示一番,最后嗖的一下,回到了龜甲內。就在這一瞬間,剛才還在頭上的金色龜甲消失了,游戲結束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但是,作用還沒有結束。之前掉下去的修真者,被強制的抬頭看天,每個人都氣的牙根癢癢。一旦恢復正常,二話不說,各種法寶對著天上的路小遺招呼過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龜甲消失的時候,卞玉也松了一口氣,心說看來這個防御法術消耗巨大,這個蒙面人也堅持不了多久。但是接下來的一幕,差點給她嚇尿了。落地的修真者,實戰法寶和法術打上來,卞玉見了準備招呼大家幫忙的時候,驚悚的一幕出現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女人活了三百多歲,從來沒見過如此驚悚的場面。幾乎是在地面上的門人發起攻擊的瞬間,晴天霹靂落下。地面上至少二十個急先鋒,一個都沒跑掉,一人挨了一道閃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大家別出手!”卞玉渾身毛孔都豎起來了,雷電術她不是沒見過,但是沒見過有人一次丟出二十幾道雷電,而且地下那些門人,全都被電趴下了,慘叫聲此起彼伏,生死不知。

            這還打個屁啊,現場一共才多少人,都不夠人家劈幾次的。

            這高人可太高了,而且看意思,人家并沒有主動攻擊的意思,都是自己的門人發起攻擊,遭到的懲罰。腦補這東西可太可怕了,這就是自己嚇自己了。殊不知,此刻的路小遺也嚇尿了,這人有點多啊。哦,剛才丟出來一個骰子,直徑直徑二十五米的范圍內,施法者攻擊者,都會被天劫懲罰。這大龜甲術有點霸道!就是這么不講理,要是能不把自己玩死就好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被一百多人個包圍,路小遺不慌就是怪事了,問題是他也沒發好法子。跑路么?不知道能不能跑的掉。飛虎這家伙的速度,不知道靠譜不靠譜。是跑路呢,還是繼續再丟骰子玩?

            “小子,他們人很多哦,再玩一次吧?”龜靈充滿誘惑的聲音,在耳邊響起。路小遺氣急敗壞,還不敢說出聲:“你個狗帶的烏龜人,今天被你害慘了。現在弄死二十幾個人,你說怎么繼續?這千機門,得跟我玩命啊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路小遺保持沉默,依舊坐在飛虎上,但是此刻他的腿在發抖,幾乎要從飛虎上掉下來。

            問題是,卞玉不知道路小遺嚇尿了,她就知道眼前是個絕對的高人。沉默不是他害怕,而是我行我素,懶得跟這些低級修真者打交道。沒錯,修真界的高人都這個尿性。這還是脾氣好的,不理不睬而已。脾氣差的,估計已經大開殺戒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哆哆嗦嗦的,卞玉在一只飛龍上拱手致意:“這位前輩,不知道來到千機門,有何指教?”

            卞玉拿出千機門來說話,萬一這個前輩跟千機門有交情呢?或許留點情面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路過!你有意見?”這個時候的路小遺內心狂喜,呀?慫了?這個好,這個好。忽悠我內行啊!于是,淡淡的來了一句。這話算是在卞玉的心中坐實了高人的印象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回前輩,晚輩不敢有意見。只是我養的一只三頭犬,被您的坐騎給吃了。”卞玉小心翼翼的說話,生怕得罪了這位“高人前輩”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的路小遺自然要徹底裝下去,淡淡的哼了一聲:“小白吃下去的東西多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卞玉知道愛寵白死了,這位大爺根本沒打算賠償,道歉的話都欠奉。她那里知道,路小遺現在的做派,都是他在匠鎮當惡霸時的做派。吃你個西瓜怎么了,在城里吃館子都不給錢。大概就是這個潛臺詞了。殊不知,在弱肉強食,勝者為王的修真界,越是頂級的高手,做派跟匠鎮惡霸也沒太大的區別。這些人都一個本質,不講理!

            路小遺誤打誤撞的,將一個修真高人的本質展漏無疑。這下卞玉徹底慫了。甚至懷疑自己再圍著,高人就會動了殺機。趁著高人還沒發飆,卞玉立刻大聲喊:“都散了,別在這里圍著。”刷刷刷,這幫人來的快,去的也不慢了。滾滾而來,屁滾尿流而去,這都是給嚇的。二十幾個同門啊,人家動都沒動,強大的雷電術下來,估計都被電成焦炭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就剩下卞玉一個了,這女人不是不肯走,是特么不敢走。誰讓她是個帶頭的?就這么走了,萬一這前輩覺得她不禮貌,一巴掌拍過來,千機門就算是大難臨頭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你還別說什么講理的話,修真界講理的高人,就沒出生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怎么還沒走?”路小遺心里這個別扭,這女人怎么回事,其他人都散了,你還打算讓我請宵夜啊?

            這下卞玉徹底放心了,前輩沒生氣,很好。不過人都是得寸進尺的,發現這個前輩好像比較好說話,她打算稍稍放肆一下:“回前輩,晚輩修煉上有些問題,想向前輩指教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路小遺心說老子指教什么?指教你妹啊!我特么的就是個假貨!你還真拿我當高人啊!

            “烏龜人,隨便說句話,把她打發了,我們還要上路。”路小遺看上去在沉吟,實際上等龜靈出招呢。這老東西確實很有一套,真說了一句話:“急功近利,陰陽失衡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路小遺一聽這個,心里狐疑,意念反問:“你確定這話能忽悠住人?”

            龜靈不屑的看他一眼:“土鱉,按照我說的告訴她,保證她哭著喊著要跟你走天涯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呸,這女人好幾百歲了吧?我帶著她走天涯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老怎么了?老女人敗火!我看你最近火氣旺盛,騷年,她對你很合適哦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老不羞的烏龜人,出去就燉了你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兩人一通對噴后,路小遺總算是結束了“沉吟”。仰面望天,聲音飄忽,說出八個字:“急功近利,陰陽失衡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卞玉當即便跪了!誠惶誠恐的跪了!

        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大龜甲師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大龜甲師最新章節更新連載.


       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

        <delect id="kh2p8"></delect>

       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/tr></div>

        <dfn id="kh2p8"></dfn><dd id="kh2p8"><legend id="kh2p8"></legend></dd>

       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/tr></div>

       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kbd id="kh2p8"></kbd></tr></div>
        1. <div id="kh2p8"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kh2p8"></em>
        2. <div id="kh2p8"></div>
          1.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object id="kh2p8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2. <delect id="kh2p8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<dfn id="kh2p8"></dfn><dd id="kh2p8"><legend id="kh2p8"></legend></dd>

           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kbd id="kh2p8"></kbd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1. <div id="kh2p8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kh2p8"></em>
            2. <div id="kh2p8"></div>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object id="kh2p8"></object></tr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