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kh2p8"></delect>

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/tr></div>

<dfn id="kh2p8"></dfn><dd id="kh2p8"><legend id="kh2p8"></legend></dd>

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/tr></div>

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kbd id="kh2p8"></kbd></tr></div>
    1. <div id="kh2p8"></div>

      <em id="kh2p8"></em>
    2. <div id="kh2p8"></div>
      1.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object id="kh2p8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2.  

        五、转运神药

        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元昕丰 书名:通天神殿
            “今天让你过来,一方面,让你知道我的工作场所,证明我并非游走江湖的骗子,另一方面,便是为你而来啊。”黄大师直言不讳,一改他神秘莫测的作风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让您费心了,我自知无德无能,只求平安顺心就好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萧鸣故作轻松状态,其实对于这个神秘人,依然存有戒心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过谦了,我虽资质平庸,但学道多年,于观气之法,还算有些感悟,你虽然之前厄运傍身,一团黑气缠绕,但隐隐有一道堂皇之气相随。正应了福祸相依之理啊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黄大师捻须微笑,但萧鸣却心中气恼,感情受?#35828;?#19981;是你,现在老子掌心都还肿着呢。

            他转念一想,来到药店,可不能空手走啊,怎么也得赚他几贴膏药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个…….大师,我最近衰神缠身,你看这手肿的,我就随便找点碘酒包扎了,既然遇到您这位医学大高手,还请您给我赐点神药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这小子,别看长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,但一旦熟络起来,就会发现,这?#19968;?#32477;对是个逗比,难缠的很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你这还要讹上我啊。”黄大师瞪大眼睛,对萧鸣饶有兴趣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倒不是,我只是想亲身体验一下您的神妙医术。说好了,我可没啥钱了,免费体验啊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你以为本大师,就知道挣钱啊,我讲究的是缘,缘分到了,分文不取,缘分不够,千金难求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黄大师有些气恼,说话语气充满了一个道学之士的自傲。

            还别说,黄大师医道固然有独特之法,只见他在萧鸣手掌、手腕上捏捏揉揉,疼痛感立时消退。随后又给了他一瓶特质消炎水,可助他早日愈合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小萧啊,你虽然暂时消除了危机,但并不代表你日后万事顺心。相反,还有更大的危机,在等着你呢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?这日子还没头了啊?”萧鸣身子一震,沮丧之情难以?#36816;怠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尘世本就有诸多阻碍,你虽有大气运加身,但没有护身之术,济世之能,也是枉然啊。”黄大师不住摇头,大有惜才之意。

            萧鸣没有抬头,最近的经历,让他不断反思,怀疑自己的能力,怀疑自己的处事之道。残存的自尊,已经所剩无几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这黄大师,虽未明言,却透出接纳他之意,只要他请求收容,黄大师自然顺理成章,教授他医学、道法等各种?#23478;鍘?br />
            人家毕竟是前辈高人,自然不能主动求他拜师吧,但他现在虽处境困顿,还不想?#30343;?#32538;住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大师,我现在琐事缠身,对于你说的大气运加身,不?#30097;?#27714;,如果大师觉得?#19968;?#26159;可交之人。可否给我指出?#24179;?#20043;道,若能逢凶化吉,待我转运之后,一定不忘大师恩情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他拱?#36136;?#31036;,一本正经地以退为进,言语虽然谦和,但处处深藏锋芒,让黄大师知难而退,苦笑不已。

            看来,这小子不上套啊。强扭的瓜不甜,但这种有性格的人,才更招人?#19981;丁?br />
            这老道久历江湖,能够游刃于市井之间,自然有卓绝的本事,知道什么时候该故作神秘(算命),什么时候该展现才能(医术),什么时候又该和颜悦色,而这个时候,切不可操之过急,以免将前期所做的努力全部葬送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是庸俗之人,只为结机缘,既然你现在最需要的是解除霉运,那我就帮你一把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大师也不再啰嗦,转身从身后的药柜中,迅速的配出三副药剂,递给萧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给你开出三副药,每日中午12点饮用,三日后必有大贵人相助。到时你再带着诚意,此时?#35828;?#25214;我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啊!?这也行?这就是传说中的解药吗?

            “药可不能乱吃的,弄不好,可是会?#36816;廊说模?#22823;师,您确定,我服用这三副药,就能去除霉运,还能转运吗?”

            萧鸣惦着三包药,却有些质疑这药的效力。

            若说,这药可祛除身体上疑?#35328;又ⅲ?#21363;便是活死人,生白骨,也并非没有这般神奇的医术,但要说可通过服用药物,改变运势,就完全只有仙术才能解释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难道这几包药,竟有长生不老的蟠?#25671;?#20154;参果,?#21069;?#36716;化仙体的奇效吗?

            “尽管放心,我害你干什么,对我有什么好处。这药乃是上古灵方,采集极为不易,若要流传出去,不知有多少人来求药呢,我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…….”

            黄大师捻须微笑,萧鸣立刻将他打断,把药包放在桌子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大师,我没钱买你这珍贵的药,我贱命一条,不劳您费心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这?#19968;錚?#25670;明了要骗钱啊,反正我是没钱,别忽悠我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小伙子,别冲动嘛,我也没说要收你钱啊。”黄大师?#25104;?#24494;红,颇为尴尬。

            你这意思,还不是要收钱,要不是我断然拒绝,恐怕你又零钱、POS机、收款一起上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三包药,老朽免?#35328;?#36865;,静待你的佳音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黄大师倒也干脆,眼见收钱不成,索性不做这笔生意,转为赠送,即便萧鸣不感恩戴德,也算施以小恩,双方关系无形中有所亲近,来日方长,日后还怕你不求着我吗。

            萧鸣以退为进,分文没花就得到了三包转运神药,自然也不客气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回到家中,他躺在床上回想起今日与黄大师的交锋,总觉得他藏着什么阴谋,自己到?#23376;?#20160;么异能,值得他如此费心的?

        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他穿上唯一一套像样的西装,去参加了天宇文化传媒的面试。他在这家公司申请的职位是活动运营,这是一家以网络传媒为主的现代文化传播公司,在当地还有些名气,他之前做了充足的?#24613;福?#26377;信心成功面试。

            但那面试的人事经理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声言“我们公司可是全国知名企业,非常正规的,这个岗位要求很高,最少要本科学历,当然如果能力?#24576;?#32773;,?#37096;?#20197;?#23454;?#25918;宽条件,可是从你的经历来看,对于现在科技推广接触的?#20185;伲?#19981;太适合我们的工作需要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萧鸣?#39034;?#20844;司,直想骂人娘。你要求本科以上,我也没隐瞒专科学历啊,你大不了不通知我来啊,我能力,你也没看到啊,就这样断然否定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不过,他倒是?#19981;?#36825;种直接拒绝方式,总比有些人说你回去等通知吧,后来就没下文了坦率。

            他明知你没被?#21152;茫?#36824;假意安慰你,再等等吧,快有消息了。这种人最可恨。

            中午溜达回家,将其中的一包药打开。里面是有黄、绿、粉三种粉末药物,不知什么成分构成,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,有点像营养餐。

            喝就喝了,看看这药到?#23376;?#20160;么奇效。他将药粉倒入水杯中,调入300毫升温水,搅拌均匀后饮服了下去。

            刚入口时,有一点甜香,入腹不久,便觉得浑身渐渐发热,微微出汗,却不灼烧,反而有种泡?#20154;?#28577;的舒爽感觉。

            约有半个小时,这种感觉逐渐消失,他发现没有什么异状,反倒四肢轻快不少,也就放下心来。

        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他不断在面试上受到挫折,他都有些害怕面?#32536;?#35805;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叮咚,正烦恼间,电话短信响起,他拿起?#21482;?#19968;看,居然有一笔6000元的进账让他摸不清头脑。

            这?#26159;?#21738;儿来的?自己的进账只有工资一条途径啊,可离职时已经结算清了,那这?#26159;?#21448;能使谁平白无故地给自己打的啊。

            叮铃铃,此时电话声大作。一个?#21543;?#30340;电话?#24597;?#25171;进来,他随手?#19994;簟?br />
            但这个?#24597;?#36156;心不死地又打过来,他只好接通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萧哥,还记得我吗?我是李元凯啊,凯子。”对面传来了一个久违的声音,这人要不自报家门他都给忘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小子,怎么找到我的,有事儿啊?”萧鸣警惕起来,要知道,当初这小子陆续借了自己4800,到现在还没还呢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萧哥,刚才我给你转的钱,你收到了吗?我没转错吧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啊?!刚才的6000,是你打的啊?你不是欠我4800吗?怎么给我转了这么多啊?”

            萧鸣一阵晕乎,本来都不指望这?#19968;?#36824;钱了,没想到,居然多还了1000多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哥啊,当时,你那钱可是救急啊,我都该了你两年多了,你可从来没催过我,我都不好意思了,这不,今年生意不错,小赚了几?#21097;?#23601;当给你利息了。”李元凯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好了,我就收下了,过几天一起聚聚啊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萧鸣放下电话,心中既喜且忧,难道真是那神奇药物起了作用。

            还没等他兴奋完,又一则好消息降临。

            他在上一家公司举办的活动中,结识了一个保健品老板张先生,听取了他的建议,在产品推广上大做文章,从社区文化做起,终于打开市场,成为一款畅销产品。

            张先生得知萧鸣目前处于自由职业状态,便主动联系他,直接发出邀请,提供运营总监的位置。

            幸福来得太快,让他有些?#24742;!?br />
            神药,显灵了!我的春天,也将到来了。

        如果您?#19981;?请点击这里把《通天神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通天神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.


       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

        <delect id="kh2p8"></delect>

       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/tr></div>

        <dfn id="kh2p8"></dfn><dd id="kh2p8"><legend id="kh2p8"></legend></dd>

       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/tr></div>

       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kbd id="kh2p8"></kbd></tr></div>
        1. <div id="kh2p8"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kh2p8"></em>
        2. <div id="kh2p8"></div>
          1.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object id="kh2p8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2. <delect id="kh2p8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<dfn id="kh2p8"></dfn><dd id="kh2p8"><legend id="kh2p8"></legend></dd>

           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kbd id="kh2p8"></kbd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1. <div id="kh2p8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kh2p8"></em>
            2. <div id="kh2p8"></div>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kh2p8"><tr id="kh2p8"><object id="kh2p8"></object></tr></div>